首次走进难民营_人像达人_申博官网开户
主页 > 人像达人 >首次走进难民营

首次走进难民营

694℃ 705评论
首次走进难民营龚小明(宣明会传讯人员)

中秋刚过,踏上夜机,出发到约旦首都安曼,目的地是中部沙漠地带的阿兹拉克难民营,探望逃难至此的叙利亚难民。

启程时,看着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阿列克谢耶维奇的着作《我还是想你,妈妈》,书中记录着一群经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孩子,纵然今天年事已高,但仍然想念因战争而永远分离的至亲,战争造成的伤痛显然仍未癒合。去年,全球还在纪念这场七十年前的战役,却好像并未汲取教训,在好些角落仍然重演着战争的历史,叙利亚孩子就是其中无辜受害的一群。

前赴难民营从约旦首都安曼的市区驱车约两个多小时,才到达位于沙漠地带的阿兹拉克难民营,这里现时收容了三万多名叙利亚人。经过安检,也看见军人巡逻,秩序和气氛亦很平和。营内设有四个区域供难民居住,营帐纵横交错,井然有序,只是欠缺水电及基本卫生设施。冬天时,气温一般低至零下两度,有时还会下雨,又冷又湿。

首站来到宣明会兴建的储水缸和水利设施。营内每人每日只有三十五公升的水饮用、煮食和清洁,毕竟水在沙漠中如此珍贵,我们必须善用。车辆走不到两分钟,就到了一所幼儿中心,里面都是约五岁的孩子,九月上旬才刚开课,上、下午班共有三百个学生,每班也是由约旦妇女任教,叙利亚妇女义务担任教学助理的非正规教育课程,希望小孩不会错过学习的黄金阶段。纵然未能上学去,仍然有所学习;同时,也可以协助他们舒缓不安和紧张的情绪。

难民也有梦想接着的家访,来到阿迈一家的营帐。他有四个孩子在叙利亚出生,孻女则生于约旦。自从叙利亚爆发冲突以来,他们一直担心子女安危,直至一年多前,夫妻俩终于骑着两部摩托车,与孩子逃离家园,在边境逗留一晚后,才继续上路,最终到达阿兹拉克难民营。阿迈八岁的女儿拉吉姆还清楚记得那个逃亡的晚上,她说:「我很害怕,只可以紧紧地搂着妈妈。」

阿迈听到后紧皱着眉头说:「无论将来是回国还是到其他国家,我只希望孩子在安全的地方和环境中成长。」除了自己的儿女,他也爱其他小孩。在叙利亚时,阿迈开设了一个儿童中心,时常与孩子在一起。现在,他虽然住在难民营,身不由己,但仍然非常关心营内的孩子,他说:「约九成孩子经历战事后,都感到震惊,对人失去信任,要帮助他们重建信心。可是,这儿并没有帮助儿童治疗心灵创伤的设施。」阿迈亲手写了一份计划书,希望寻找到资源在营内开设一个儿童中心。然而,现实是阿迈来到约旦后一直没有工作,因为他仍未能申请到工作证。

阿迈说虽然现今局势好像一直转坏,但他仍然梦想终有一天可以回国。他还有家人留在叙利亚,盼望可以早日团圆。道别时,阿迈六岁的儿子鲁费尔一边踏着自行车,一边开心地说:「我踏着自行车,可以去找朋友。」看着他那天真无邪的笑容,心里更感伤痛,孩子所需的欢乐与满足是如此简单,却被无情的战火,摧毁了应有的愉快童年。

当车辆缓缓驶出难民营,心里不断浮现着叙利亚孩子的笑脸,他们和香港孩子一样,也应该生活在安稳的世界里,每晚能在家里安睡,也可以上学去。可是,他们今天却归国归家无期。

10月初,多国领袖一起悼念以色列前总统佩雷斯,他因推动以巴和谈,促成签署奥斯陆和议,于1994年荣获诺贝尔和平奖,他曾说:「和平以外,别无选择;发动战争,毫无意义。」和平如此可贵,你我虽然无法终止一场场的战争,却可以选择关注。宣明会将于10月29日为叙利亚孩子步行筹款,盼望你也来参与,表达我们并没有遗忘战火中孩子。

- 转载自《立场新闻》()

上一篇: 下一篇: